详情描述

“不到喀什,就不算真正到过新疆。”这一句喀什市内多处可见的宣传语,并非虚言。在新疆待过18年的香港画家沈平算是故地重游,他说:北疆重点看风景,南疆重点看风情,实际上,南疆、北疆的风景、风情也各具特色,各有千秋。  

绝美南疆

  有着超过2000年人文史的喀什是新疆**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是陆上丝绸之路的重镇,历史文化底蕴极为深厚。喀什地委宣传部编著的魅力喀什里说:喀什是新疆较具民族特色的地区,许多古老民族都曾在这里繁衍生息。行走在高台老区,行走在乡间民里,各个民族不同的信仰、语言、服饰、饮食、歌舞、礼仪组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线。  

  广东人尤其是广州人,来到喀什,想必会关注疏附县。喀什前往疏附县约9公里,行车时间约15分钟。疏附县是广州市对口援建地,前不久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表示要把疏附县看成是广州的第十三个县加以援建。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艺术家成功地开展了结对帮扶13名困难学子的活动,透过这些孩子以及他们的父母,也得以深入了解当地的风俗人情。疏附县有民族乐器村,展出了许多极富地方特色的乐器,现场还有演奏,非常悦耳,不容错过。午餐后,艺术家们前往中国较大的清真寺艾提尕尔清真寺参观。随后,经过老城,听说不能进入,便停车,拍照、细察,感受浓郁的地方风情与人文底蕴。著名的大巴扎是必须去看的。在一名团员的要求下,出生于新疆、现客居广州的油画家流洋还受邀前往当地一名医生的家里,深入体验当地人的日常生活。  

绝美南疆

  别以为南疆风景不如北疆。两日后,采风团追寻张骞、班超、法显、玄奘的足迹,前往有着“万山之源”美誉的帕米尔高原。画家李智华、关颖则决定留在喀什,像在禾木村一样,深读喀什。  

  帕米尔高原上,公路修得不错,但有些地方仍让人觉得胆战心惊。导游说:天气好的时候危险,因为太阳会融化掉冰雪,雪水滚滚而下,或会带来泥石流;天气不好的时候也危险,因为雨水滚滚而下,也可能会带来泥石流。  

  经过喀什“火焰山”,前面出现的高耸山峰,侧面竟几乎垂直地横于路边。油画家廖宗怡抬头望去,笑言表示害怕,问司机还有没有别的路可走。公路两旁,或草原,或河流,或险峰,或怪石,或雪山,地貌丰富多彩。当前面出现一片柔软如朱古力雪糕的沙漠、沙漠下面居然是碧绿的巨大湖水时,艺术家们纷纷称奇,下车观赏。只是风太猛太刺骨,不能多看。这就是白沙山、流沙河。对,就是流沙河。导游说,今年6月份它还是一条河,后来大坝建成,蓄水日多,它就成了一面湖。正在行驶的公路,6月份才开通。原来的公路已经深埋湖底。一路上,多是险峻高峰,挺拔陡峭,博大威严,望之肃然,是为昆仑山山脉。  

  一路雪山耸立。到了塔什库尔干县县城,有三五艺术家留恋美景,停下来写生,其他人则继续前进,到得红其拉甫。这里是中国和巴基斯坦的边界。满山冰雪,脚下也是,踩上去咋咋作响。观看了界碑,拜访了边检站前哨班,边防官兵尽忠职守的精神深深感染了艺术家们。海拔5700多米,有人不适。好在提前租了十几个氧气袋。  

  从红其拉甫返回,已是黄昏。透明的天空依然湛蓝,但云彩渐渐由黄变红。群峰连绵不绝。夜幕下垂,星月活跃起来。赵健行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刺眼的月亮。客车在飞驰,大地却沉寂不动。苍茫中,让人不禁念及天地悠悠,几欲怆然而涕下。林圣元说,北疆的风景秀美,怡人;南疆的风景壮美,震撼帕米尔高原的景点比喀纳斯更为分散,行车路程更长,但一路全是风光,艺术家们贪婪地透过车窗,睁大了眼睛用心观赏,求能融入无极的静穆与永恒中。

温馨提示

1、该信息由列表网网友发布,其真实性及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列表网仅引用以供用户参考,详情请阅读列表网免责条款。

2、在签订合同或相关协议之前,任何要求预付定金、汇款等方式均存在风险,谨防上当受骗!